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利用他人遗忘在ATM机上的银行卡直接输入数额取出现金构成何种犯罪

作者:淅川法院 王平 陈璞  发布时间:2009-07-30 09:40:05


    裁判要旨

    2008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一个批复(5月7日生效实施),该批复指出: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ATM机上使用的行为,应按信用卡诈骗罪处理。但这个批复并不适用下列这种案例:被告人到ATM机取款时,发现取款机中已有一张银行卡,被告人直接输入数额后便顺利地取出了现金。此案例中,被告人的行为符合盗窃罪的主观构成要件,构成盗窃罪。 

    案情 

    2007年7月17日上午,淅川县高中学生姚恒到本县县城农业银行ATM机上取钱,当他往取款机里插卡时,却插不进去,仔细一看,原来取款机里已插有一张银行卡,姚恒直接输入2000元数额后,取款机自动出来2000元,姚恒又照此操作两次,取出4000元,当他又输1000元时,看见有个妇女急匆匆地向取款机跑来,姚恒害怕事情败露匆忙逃跑。经查,取款机里银行卡是农业银行客户刘某取款后所遗忘,当刘某回来取卡时,发现姚恒逃走,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姚恒随即被抓获,并退出6000元赃款,公诉机关以被告人姚恒犯有盗窃罪向淅川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审判

    淅川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姚恒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鉴于被告人姚恒在案发后认罪态度较好,确有悔罪表现,且系在校学生,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可以适用缓刑。2007年10月25日,淅川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姚恒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评析

    实践中利用自动取款机进行犯罪活动有多种表现形式,由于客观方面的不同,在定罪上也有较大差别。轰动司法界和新闻界的许霆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此案发还重审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许霆犯有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2008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自动柜员机(ATM机)上使用的行为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下称《批复》)指出:“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自动柜员机(ATM机)上使用的行为,属于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的‘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构成犯罪的,以信用卡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与许霆案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复》中所指的案件在案情上不一样,许霆案中被告人许霆是利用ATM机出现故障,使用自己的银行卡取出巨款,《批复》所指的案件是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ATM机上取款。本案则是利用他人遗忘在ATM机里的处于待操作状态的银行卡取款。本案应当如何定性,值得探讨。我们认为本案应定性为盗窃罪。

    所谓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行为。盗窃罪客观方面表现为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多次盗窃。本案中,受害人将银行卡遗忘在ATM机中,且已在ATM机上输入了取款密码,这就是说,ATM机与银行卡正处于交易状态,只要输入数额就可以取出相应现金。这个时候,银行卡里的所有相应数额的现金已经完全处于受害人的占有和控制之下。换句话说,这个时候银行卡里所有的相应数额的现金已由银行所控制、占有转为受害人实际控制占有,被告人就是此种情况下秘密地将6000元现金取现。

    被告人姚恒的行为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且数额较大的行为,应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以盗窃罪定罪处罚。被告人姚恒的行为不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使用伪造的信用卡、使用作废的信用卡、冒用他人信用卡和恶意透支等行为。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很象《批复》所指出的那样:“拾得他人信用卡,并在ATM机上取钱使用”,应构成信用卡诈骗罪。但本案与《批复》所指的案例并不一样,应构成盗窃罪。这是因为:冒用他人信用卡在ATM机里取出现金的信用卡诈骗,表现为行为人在取款之前,银行卡里所有的钱尚处于银行的实际占有和控制之下,而非银行卡所有人和控制。行为人正是假冒银行卡所有人的身份非法启动与ATM机的交易程序而取出银行卡里的现金。在信用卡诈骗的过程中,银行卡与ATM机的交易程序的启动与完成都是由行为人进行的。本案中,受害人将银行卡遗忘在取款机里时,受害人已将密码输入到ATM机中,即ATM机已经对受害人的身份进行了确认,ATM机与银行卡正处于一种交易状态,任何人输入数额后即可取出现金,这就是说交易状态的启动是受害人,而非被告人,被告人利用已经启动的交易程序秘密窃取受害人的财产。因为交易程序已经被受害人合法启动,被告人取款的行为完全没有“骗”的意思,只是在受害人已经进行的程序基础上取出了现金。另外,正如前文分析的那样,受害人刘某将已输入密码的银行卡遗忘在ATM机中,银行卡里的钱已经为受害人刘某所实际占有和控制,本案被告人此时将款秘密取出,完全是秘密窃取刘某的财产,因而定盗窃罪更符合本案。 

第1页  共1页

编辑:宋淅平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